当前位置:心灵港湾

没人能拒绝成长

    这几天牙齿隐隐作痛,咀嚼食物总是不尽如意。查看才知道,原来是长了智齿。由于智齿正好在二十岁左右萌出,而此时人的生理和心理发育接近成熟,于是被看作是“智慧到来”的象征。我不能肯定长智齿是否是成长,但疼痛的“智慧到来”却是成长的一部分。
    在五台山南山寺有一对联,其辞言“我未生时谁是我,我出生后我是谁。”可见成长是一个认识自我,了解生命的过程。古巴比伦的人认为,生命是一场持续不断地、和天空及战乱的斗争。成长大概也是如此吧。它不仅仅是一个时段的事,而是一场贯穿于一生的斗争;它不是年岁的流逝,而是灵魂的领悟。我们从呀呀学语的婴儿到步履蹒跚的白发老翁,会经历无数次成长,而每一次都不可避免遭遇痛苦。
    小学时和同桌形影不离,约定成为彼此最好的朋友。可没过多久,他搬家了,两人渐渐相顾无言。年幼的我不懂,说好的一切呢?怎么像六月的天一样,说变就变?直到看到一句话“人生就是一场盛大的遇见,有些人终究是你生命的过客”才恍然大悟。人生盛宴如此之大,遇见三两知己舒怀畅饮是一大幸事,只是天下无不散宴席,总有一些人路过你的生命,为干涸的你浇一瓢清水,然后离开。这就是成长吧,无论离别多么哀伤,都要明白有人离开有人到来。我们要做的无非是在黄昏时告别过去,在黎明时迎接新生。
    再大一点,我渴望离家,去看看外面光怪陆离的世界。那时的我无知叛逆,妄想有一天征服世界,站上金字塔的顶端,幻想着被世人称赞年轻有为。但当我一步一步踏进鱼龙混杂的社会,曾经年少轻狂的棱角被一一打磨圆滑。每当夜深,独自一人趴伏在电脑前,屏幕的微光映照出麻木的自己,想起年少可笑的梦,浓浓的悲哀涌上心头。不可否认,这就是现实。最后才发现曾被我视为囚禁梦想的牢笼,原来是最温暖的避风港,实现不了梦想的悲哀在这里找到了慰藉和支撑。这就是成长,那些不可避免的痛苦,终成为我更珍惜的拥有。
    有一种鸟,一生只歌唱一次,从展翅飞翔那刻起,就一直在寻找荆棘丛,然后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尖的荆棘上,在荒芜的枝条间放开歌喉,歌声使云雀和夜莺都黯然失色。在歌唱中,它超脱了自身的痛苦。所以有人说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深痛巨创来换取,我不敢说成长也必须如此,但它是一个得到与失去的过程。得到一些,也将失去一些,鱼与熊掌不可兼得。佛门有言,人生有七苦,生、离、死、别,怨憎会、爱别离、求不得。人生七苦总有一苦深埋我们内心,而我们只能将这苦下酒,然后一口闷了这杯苦酒,在酒醒后成为懂得领悟的自己。
    看张嘉佳的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,甚是喜欢这么一句话:“无论最终你变成怎样的人,要相信,这些年你都能一个人度过所有,当时你恐慌,害怕的,最终会成为你面对这个世界的盔甲。”成长便是如此,那些你悲哀的、失望的、痛苦的,最终会成为你手中锋利无比的刃,在人生路上为你披荆斩棘。
    杨澜说过:“你可以拒绝成功,但你不能拒绝成长。”没有人能拒绝成长。成长是痛苦的,但总要经历,毕竟没有人睡着便得到了世界。

Copyright © 2016 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人文社科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.     联系电话:020-34832761